四个点

这个人很懒 什么都没有留下

Ginny和Luna的long distance friendship 系列。

First Pic

The fall of Pennsylvania and Colorado.
9:00am and 4:00pm in 10/28/2016
Red and green and yellow.

二见钟情(张启山×于曼丽)

张启山对于曼丽一见钟情过两次。

第一次,是在长沙火车站,他们刚刚见面。她是上峰派下来的情报员,而他处于好奇和怀疑,亲自来车站迎她。

天色阴沉,下着小雨,她挽着精致的发髻,裹身的旗袍上绣着百朵芙蓉,在屋檐下回眸。白裘衬着黑发如墨,肤色胜雪,眉目如画。

于曼丽不是经典的古典式美人,他俩见面的节骨眼上,她又正处在绝望的深渊。那样的她,神情太冷,眼神太空,打眼的风尘气褪得一干二净,吊梢的狐狸眼甚至还有几分凌厉。

可是张启山看见她的时候,她转头的弧度,旗袍的颜色,脸上的光影,背景的远山,晦暗的天色,一切都恰到好处,掩去了她过于苍白的脸色。

他在那一瞬间,听见了屋檐的雨落,和自己的心跳。

 

张启山第二次爱上于曼丽,是大年三十的晚上,一个清冷的雪夜。彼时于曼丽是他亲近的下属,借住在他的府邸。

陆建勋怀疑他们两人的关系,又嫌她碍了自己的夺权大业,趁着大年三十的大雪夜,警卫松懈,派过来一队人要解决掉她。

和副官八爷等人一道吃了年夜饭后,一群人便散了,于曼丽说倦了,就回房休息了。张启山并无睡意,便去了书房,趁着空闲,看看年关以来积压下来的文件。

入夜深了,雪下得愈发大,寂静的夜里只听见簌簌雪落。张启山看完了最后一份文件,揉了揉眉心,走到窗边,打开帘子,想瞧瞧窗外的雪景。谁知这寂静里头,蓦地传来一声枪响。接着,又是好几声。

他皱了皱眉,不知怎么地,心头有些挂念于曼丽。

交代了张家的暗卫后,他索性披了外衣,出门查看。

 

张启山一直走到大门外头,才寻着枪声的来处。只见雪地里,于曼丽素着一张脸,穿着便服,头发在脑袋顶上紧紧束成个丸子,左手端着枪,右手握着锋利的匕首,摆出戒备的姿势。尸体在她周围躺了一地。

他走过去,脚步不知怎地,竟有些迫切。

于曼丽猛地转身,眼神凌厉,看见是他,神色稍缓。

“是你啊。”她说了句,声线有些发抖。

“是陆建勋的人?”他边说着,边解下披风,走过去给她裹上。

“恐怕是趁着三十儿的晚上,欺负你府邸无人,碰巧叫我遇上了,也算他们倒霉。”她没抗拒,看来是冷得狠了,还自己将披风裹得紧了些。

“于上校可有受伤?”

“这点杂碎,还奈何不了我。”她扬了扬下巴,唇边携了一丝笑,猫似的,带了点骄傲的神色。脸颊边儿上还沾了一点血迹。

张启山低头看着她,有些好笑。他伸手替她抹掉那点儿红色。

 

他第一次爱上她,她容色盛极美极,衬着烟雨远山,似画里走出的姑娘。那时候无论谁看见她,都会爱上她。可他只是觉得她,好像少了点灵魂。

第二次,她素面朝天,穿宽大的便服,拿着匕首与手枪。

她身边躺了一地尸体,身上还沾了血迹。这样的景致衬着孤零零站着的她,本该像地狱里索命的厉鬼图。可他看她那笑,却鲜活得像是每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。细雪落在发梢,好看得紧。

还知道怕冷了。他欣慰地想,不再是个不知冷热的木偶娃娃了。

他看着她。这一辈子,他怕是受不得养尊处优,天真柔弱的大小姐了,他没能力许她们一生一世,也疲于应付。他张启山是刀尖上舔血的男人,配个她这般的女人,倒也合适。


他还没得到她。但来日方长,他不着急。总有一天,她那因为毒蝎的死而冰封起来的心,终究会捂化的吧。


写在最后:

算是个预告吧。Lofter首篇文先给我最近出不了坑的启丽。有时间就写正文。没有的话,这就算完结了。


简单交代下背景,是的,小明在设定里是死于死间计划,也有可能会设计成假死。